保险创新增强宁波航运业软实力 为航火炬公司股票运业撑起“保护伞”

傲珊 傲珊 07月12日
保险创新增强宁波航运业软实力 为航运业撑起“保护伞”

蓬勃发展的宁波航运业呼唤航运保险保驾护航。(郑凯摄)

在2019中国航海日论坛举办之际,宁波航运保险创新推出重大举措。今天下午,在浙江海港投资运营集团主办的国际航运服务业创新发展专题会议上,宁波通海航运金融研究院将揭牌成立。

研究所将依托宁波现有航运保险资源和科研力量,引进国内外港航、金融、保险、法律、气象领域知名专家和学者,聚焦国内外航运金融发展的重要命题,进行有针对性的基础研究和实证研究,为宁波航运金融产业的发展提供咨询服务。

去年10月底,宁波市航运企业营运船舶运力首次突破1000万载重吨大关,宁波开始进入“大港口”与“大航运”双轮驱动、高质量发展的时代。“宁波是个航运大市,但还不是航运强市。”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宁波市将通过航运金融研究所等服务载体,加快航运保险理念创新、体制机制建设和人才培养以及法律服务等软环境的建设,全力支持保险机构抢抓政策机遇,加快保险创新,提高保险服务航运业的水平。

航运金融诞生新“智囊”

航运业是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产业,无论是港口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船舶制造及航运业务管理,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金融支持。“航运与金融之间有一条‘鸿沟’。”宁波通海航运金融研究院负责人、东海航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发展部经理刘志兵告诉记者,近年来经济形势持续低迷,制约了航运金融的发展。

不过,随着世界经济形势与国际贸易格局的变化,以华网集团股票行情及我国海洋强国战略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航运金融迎来了新的机遇,同时也被赋予了新的使命。

2008年之后,国际航运业急转直下进入了衰退期,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从11793点跌到663点,并常年在低位震荡。国际航运业进入了运力过剩、运价波动以及企业盈利空间缩小的寒冬状态。航运金融作为行业资金融通、风险管理的专业工具,则成为航运业走出寒冬的一把钥匙。

作为航运金融“智囊”,宁波通海航运金融研究院将充分整合国内外航运金融研究力量,针对国内外航运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以及风险难控、环保压力等现实问题开展联合研究和咨询服务;在跨境电商大发展的趋势下,重点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金融科技,赋能航运金融实现跨越式发展,助力包括宁波在内的国内主要城市建设国际航运中心。

研究院还聚焦“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金融、保险服务需求,形成专业团队力量,保障和支持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以及民心相通。同时借鉴其他国家在航运中心建设中的丰富经验,开展具有宁波特色的研究和实践,让宁波航运业从“数箱子”向“数单子”转型。

为航运业撑起“保护伞”

不久前,马士基浩南轮发生火灾,人保财险宁波分公司承保的6票货在船上,总保额达164万元。人保财险宁波分公司很快对承保的货物提供了共损担保函。“如果没有购买货运险,提货时收货人需要进行(现金)担保才可以提货,现在只需提供担保函就可以提货了。”人保财险宁波分公司航运保险管理部门相关负责人说。

要破除航运业和金融业之间的隔阂,光有“智囊”不够,还需要像出口货运险这类的航运保险在其中起润滑作用。“航运业收益大,风险也大,银行经常望而却步,此时就需要航运保险出马。”业内人士说,宁波航运物流企业自我抗风险能力比较弱,特别是轻资产型的航运服务企业更需要航运保险的帮助。

据初步统计,去年,宁波航运保险实今日涨幅最大的股票6.1现保费收入4.5亿元,同比增长12.1%;为航运产业提供风险保障7795.3亿元,同比增长11.2%;支付赔款2.9亿元,其中船舶保险支付赔款1.2亿元,货运保险支付赔款1.7亿元。

近年来,宁波市航运保险机构还加大创新力度,持续推出适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据悉,去年,东海航运保险综合赔付率达到了90.1%,推出13个新主险产品条款,19个新附加险产品条款,包括港口液化管道运输与仓储责任保险、修船责任保险和国际货运代理人责任保险等。

此外,东海航运保险去年还在宁波发起成立中国航海学会保险专业委员会,与宁波航交所共享宁波市口岸领域企业信用评价平台,与交通部水科院、福建平潭船东协会研究建立航运企业信用评价体系。

为了集聚全国航运资源,推动宁波航运保险发展迈上一个新台阶,今年1月底,宁波出台了关于加快航运保险发展的实施意见。意见指出,鼓励保险机构参与港口、物流、航运企业的风险管理,为企业“走出去”提供全方位保险服务;围绕“一带一路”港航物流中心建设要求,设计、推出针对港航物流体系、港航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产品;鼓励保险机构加大保险产品创新与研发力度,扩大航运保险服务范围,尤其为跨境电子商务企业提供货款支付、产品质量、企业融资、消费信用等一揽子保险服务。

航运金融需要全球视角

“航运保险其实是世界保险的起源,但是由于国际化程度高、合同复杂,需要熟悉国际航运法律法规和实务的复合型人才。”业内专家指出,尽管目前宁波市航运保险增速很快,但绝大部分业务来源于本地企业,国际化程度仍处于较低水平。

“航运保险麒麟资产股票代码往往‘两头在外’,来自世界各地的船东和货主,更倾向于选择能彻底执行、认可国际航运保险规则或司法体系的地区投保,因此就目前来看,宁波甚至上海在这方面都不占优势。”相关专家说。

“伦敦港的货运规模早就落后于我国的许多港口,但伦敦作为国际航运保险中心的地位从来没有被哪个城市动摇过。”在刘志兵看来,原因在于伦敦的航运软实力十分强大。“以海事仲裁为例,伦敦的海事纠纷处理遵循大量的判例法,消除了法律上的很多不确定性,因而航运保险涉及的各方都认可其判例,愿意将伦敦作为首选地进行仲裁,并开展相关航运金融业务。”刘志兵说。

因此,要推动宁波航运金融的发展,必须要有全球视角,提升宁波的软实力。宁波市关于加快航运保险发展的实施意见指出,宁波将探索建立与国际接轨的航运保险行业规则,包括调解、仲裁、诉讼在内的航运保险争端解决机制。同时,设立宁波国际航运保险仲裁院,不断完善航运保险规则体系和制度框架,优化航运保险市场法治环境。

“此外,宁波市正大力发展航运保险中介市场,加快航运保险专业经纪、代理、公估、咨询、律师事务所等机构的集聚,探索组建航运保险共同体,全面提升航运保险风险管理能力和承保能力。”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说,宁波市还将打造激励与容错机制相结合的航运保险监管环境,对标国际通行规则尽量放权给市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