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控股巨亏谋转型,“拖油瓶”简理财被拆同花顺配资分

书蕾 书蕾 06月21日

作者:夏天

编辑:远风

审校:一条辉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云游控股巨亏谋转型,“拖油瓶”简理财被拆分

云游控股(00484.HK)已经等不到互金备案到来的那一天,就迫不及待地处理烫手的简理财。

2018年再次亏损的云娄底线上股票配资平台游控股宣布战略转型,游戏业务升级,进军电竞领域,将其金融科技业务板块的核心组成部分简理财,从集团业务体系中拆分,简理财进行独立运营的同时也将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

简理财不仅从云游业务体系中拆分出去,还包括其原有股东银客集团等,从简理财股权结构中完全退出。其中云游控股所持有的简理财约55%股份,分别由外资投资基金Blue Whale和AP China Unicorn Fund基金接手,其中简理财管理团队会通过Blue Whale回购部分股份,而AP China Unicorn Fund基金作为新的战略投资者入局。

简理财并入云游控股不到两年的时间,原本是在金融科技领域中的重要一个棋子,但不到两年就被“抛弃”,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将简理财拆分出去的云游控股会轻松吗?下一个接盘侠又能坚持多久呢?

简理财变“拖油瓶”

云游控股也是互金行业的追风者。成立于2009年的云游控股,是一家移动及网页游戏研发和发行商,2013年赴港上市,发行价位每股51港元,市值最高达到85亿港元。截至6月20日,云游控股股价为每股4.92港元,市值仅为6.75亿港元,距最高峰跌去95.59%。

不仅股价市值惨淡,其实云游控股的净利润多年亏损,2016年净亏损3.97亿港元,2015年公司净亏损1.3亿港元。

连年亏损的云游控股,在2017年将目光放到了互金行业,于是谋求向活跃度较高的互联网金融行业进军,并通过与简理财母公司银客集团签订对赌协议,仅用3亿元就轻松换取了银客集团旗下互金平台简理财55%的股份。

确实,在2017年简理财强劲的营收能力让云游控股尝到了甜头,但有句话怎么说,占小便宜吃大亏,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

随着互金行业政策的收紧,简理财的危机开始显现。

云游控股称,在2017年8月16日,公司完成收购简理财,并以注销本金额3亿元的可换股债券作为代价。然而,在行业巨变及行业监管收紧所带来的流动性紧张的前提下,作为金融信息服务代理的简理财决定调整其业务模式,于2018年7月主动下线“理财计划”类产品并逐步减少其存量,导致收益逐步减少。同时,上线新的标准化资产产品。

简理财收益不能满足云游控股的期待。从发布的2018年的财报华巨百姓缘股票号显示,云游控股2018年实现同花顺e配营收3.24亿元,同比减少6.4%;实现毛利2.38亿元,同比增长7.2%,相比2017年大幅放缓;亏损3.20亿元。事实上,简理财的并入曾让公司在2017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6865万元,其中金融科技业务的营收占比也大幅增至47%。

云游控股巨亏谋转型,“拖油瓶”简理财被拆分

值得注意的是,云游控股亏损的原因就出在简理财身上,年报显示,云游控股2018年计提了大额无形资产减值,一是对收购金融科技业务产生的商誉及可辨认无形资产计提减值3.49亿元,二是对出售联营公司股权后剩余无法收回的应收款项计提减值3940万元。

这种景象在网贷行业很正常,少了之前的喧嚣与热闹,随着互金备案到来的那一天,有人欢喜有人忧,对于云游控股来说,恐怕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游戏业务乏力,转战电竞

生命在于折腾,但是做企业要是折腾过了头或许就会把自己折腾没了。

云游控股巨亏谋转型,“拖油瓶”简理财被拆分

对于云游控股来说,除了简理财成为它的累赘之外,作为它的老本行游戏业务板块表现也不佳。2018年财报显示,云游控股游戏收入仅有9088.6万元,相比2017年的1.83亿元减少50%,其占总营收比也从2017年的53%下滑至28%。

对于游戏业务收入的减少,云游控股表示,因几款主要游戏已进入生命周期的成熟阶段。

“断臂”简理财的云游控股又找到了新的方向,进军电竞业。在2019年3月,云游控股花费2259.89万元收购天津联盟电竞19.99%的股权,4月又花费1.3亿元收购北京西瓜互娱科技有限责任公司62.3%股权。

电竞赛事属于小众的体育项目,虽然大家对电竞的认知提升了,但是真正能够盈利的规模还没有起来,连王思聪的熊猫直播都倒闭了,可见光有资本没有商业模式是走不了多远的。

再加上国内电竞主流游戏高度集中,目前电竞馆所能承接的商业方向是非常狭窄的,这个产业确实有很大的发展,但是没有场景连接,那就落不了地,无法落地最终必然会失败。

云游控股还表示,未来将继续密切关注包括VR、区块链在内的游戏及科技金融新技术,在合适时机对未来进行投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