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中国工商银行股票现价陆电子生变:饶陆华卷入跨国孽缘案 深圳国资上位大股东

一片栀子香 一片栀子香 06月21日


科陆电子生变:饶陆华卷入跨国孽缘案 深圳国资上位大股东

风光不再

科陆电子(002121.SZ)董事长饶陆华或许没有想到,54岁的自己还会深陷在三年前跨国孽缘引起的狗血官司中,这场扯不清的诉讼备齐了中国富豪、海外美女、跨国婚姻、财务纠纷等“佐料”。更让人感慨的是,余波尚未结束,饶陆华又失去了科陆电子大股东的地位。

6月20日,科陆电子回复深交所的问询称,经董事会向饶陆华了解情况,饶陆华与李佩佩相关事项是李佩佩团伙设计的骗局,饶陆华已于2017年初向深圳市公安机关报案,其被骗取的相关资产已被加拿大法院冻结。加拿大当地法院已于2018年1月30日对饶陆华及李佩佩相关案件作出判令:婚姻因自始无效而不发生法律效力。同时,上市公司根据公安机关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书,未发现饶陆华有犯罪记录在案。

科陆万科的股票价格走势电子公告还附送了一个八卦:李佩佩在与饶陆华认识期间,另以恋爱为由骗取加拿大黄冬冬先生的钱财,黄冬冬已就李佩佩骗取财产事项向加拿大法院提起诉讼。

跨国孽缘

加拿大法院的文件叙述了饶陆华的这段经历,并在近日引起中国国内的关注。

2015年8月,饶陆华在加拿大出差时,邂逅了30岁出头的华裔女子李佩佩。饶向李示爱,二人迅速发展成恋人关系。仅过了一个月,两人在美国西雅图旅行时,饶送给李一枚1.28克拉的订婚钻戒,价值34400美元(约人民币23万元)。

据饶陆华向加拿大法院所述,西雅图旅行的当月,李高roe股票佩佩注册成立LPP Properties Inc,用来投资温哥华房产,李佩佩持有100%股份。一个月后,双方签署了一项协议,规定饶向该公司投资2000万美元,持股50%,尽管李只是象征性投资1000美元(约合人民币不到7000元),但同样持有该公司50%股份,且是公司的唯一董事。

2016年4月,饶陆华和李佩佩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结婚。然而,饶陆华可能没想到,他和李佩佩会从浪漫开端发展到对簿公堂,此后二人的纠纷已经在加拿大法院耗去了近三年的时间。

事件的导火索是,李佩佩在帮饶陆华办理加拿大移民时,饶拒绝提供离婚证明引起李的怀疑。李委托中国律师调查后发现,饶在中国不但没有离婚,还与妻子生了两个儿子。2016年秋,饶陆华和李佩佩关系破裂。

双方此前签订的协议规定,如果李佩佩违反协议,饶陆华有权拿回其资产;如果履行协议期间出现任何争议,各方应尽力通过讨论和协商解决。如果此类讨论和协商失败,当事人应将争议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深圳分局仲裁。于是饶陆华在2016年12月向加拿大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指出李佩佩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转让和使用了LPP公司的资金(包括李佩佩花700万美元为自己购置房产),违反了协议,要求李和其公司归还饶实际投资的1760万美元。

李佩佩随后反击,于2017年1月向加拿大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并反告饶陆华骗婚,要求获取赡养费及分割男方的部分财产,饶陆华提出反诉。与此同时,李佩佩还在中国提起诉讼,指控饶陆华犯重婚罪。

据媒体报道,2017年6月,饶陆华试图根据双方协议的条款在中国仲裁,但后来被加拿大法院禁止。到了去年1月,加拿大法院认定双方婚姻无效,但李佩佩坚持索要赡养费及财产分配。去年3月,饶、李亲自在香港会面以寻求和解,但是饶意识到协议条款可能产生重大的税务后果,于是并不承认和解内容。去年8月,李佩佩开始进一步进行民事诉讼,以执行和解。

上市公司生变

让饶陆华头疼的不仅仅其与李佩佩德这段孽缘余波未平,他与合作伙伴创建的科陆电子近年来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科陆电子二股东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远致投资”)昨日增持1,012,900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07%,增持均价4.93元/股。本次增持完成后,远致投资持有科陆电子341,685,291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4.26%,超过饶陆华(341,685,208股,24.26%)区区83股,成为科股票上涨前的下蹲图陆电子第一大股东。

科陆电子由饶陆华等人创办于1996年,主要生产电测仪器仪表等产品,并于2007年上市。近年来主要业务包括智能电网、新能源及综合能源服务等,但最近两年科陆电子业绩并不太理想,尤其是2018年更是经历“最冷冽的冬天”,目前市值仅70亿左右。

财报显示,科陆电子去年营收38亿元,同比减少13%;扣非后亏损12亿元,同比2017年扣非后亏1.2亿元急剧放大。科陆电子业绩下滑主要是受流动性影响,部分产品交付延缓,业务拓展受阻,但也与之前的激进扩张有关。

科陆电子生变:饶陆华卷入跨国孽缘案 深圳国资上位大股东

此前,科陆电子在主业智能电网之外,相继布局了光伏、售电、车联网、充电桩乃至城市安防等领域业务,导致精力分散,影响整体业绩。因此,2018年初科陆电子就表示要战略转型、聚焦主业,逐步剥离光伏等非主业资产。

大摩财经发现,科陆电子最近一年多剥离的非核心业务公司有十余个,其中包括被饶陆华曾极其看好的城市安防公司百年金海。结果该公司连年完不成业绩承诺,去年更亏损近四亿,科陆电子不得不以1元价格将其转让,而公司2015年收购百年金海时的代价为3.88亿元。

饶陆华曾将手中股权大笔质押融资,用于科陆电子定增和非主业投资,但在去年大环境下,科陆电子股价大跌腰斩,饶陆华陷入质押危机。从2018年6月起饶陆华开始寻求脱困,深圳国资委旗下的资本平台远致投资后来成为纾困救星,陆续受让饶陆华所持股权,并帮助科陆电子解决资金问题。

2018年8月,远致投资以10.34亿元(6.81元/股)收购饶陆华10.78%股权,此后又通过二级市场买入,增持至16.1%,2019年4月远致投资再以7.15亿(6.28元/股)收购饶陆华8.09%股权,而饶陆华经过两次出售后仅比远致投资略多0.07%。

远致投资再次增持超越饶陆华成为第一大股东后,上市公司科陆电子易主似乎已不可避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