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三年,富贵鸟将退市!昔日鞋服巨头负债超4209880股票代码2亿元

觅波 觅波 08月14日

8月12日,港股上市公司富贵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停牌三年,富贵鸟将退市!昔日鞋服巨头负债超42亿元

曾停牌三年

本周一,港股上市公司富贵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将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

此前公司股票在2016年9月1日停牌,富贵鸟停牌前股价报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同时自公司股票停牌后,富贵鸟称由于需要额外新农华股票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等,董事会延期及2016年中期业绩也延迟刊发。

停牌三年,富贵鸟将退市!昔日鞋服巨头负债超42亿元

事实上按照香港交易所上市新规,富贵鸟从去年就因长期停牌收到“警告”,并预计如果到2019年7月31日公司还未达成经修订复牌条件、恢复股份买卖,香港交易所将建议上市委员会开展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

据报道有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富贵鸟上市地位被取消,公司的股票就如同“废纸”,投资者基本上亏损殆尽。即使在在退市公告发布后可以转至场外交易,但非上市的股票已非流通股,即使卖出也往往无人接盘。

昔日为行业巨头

富贵鸟于1991年在福建石狮市创立,是一家老牌服鞋巨头,主要经营业务是男女皮鞋、男士商务休闲装及皮具等相关配饰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在2012年,公司成为全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并在随后的2013年,富贵鸟在香港联交所完成上市。

富贵鸟在创立后逐渐在业务上有所扩张,1995年公司开始生产男装和皮鞋,而后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据报道在顶峰时期,公司员工人数在1万人左右,全国门店超3000家,更曾聘请中国国家女排主教练陈忠和、明星陆毅作为其品牌代言人。

2013年,富贵鸟迎来了高光时刻,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其财务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4年,富贵鸟整体营收和净利润都增长强劲,营业收入分别为20.37亿元、23.83亿元、29.19亿元、29.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3.78亿元、5.19亿元、5.58亿元。

然而自2015年始,富贵鸟的经营情况恶化,主要原因在于当时宏观经济及行业发展周期对鞋服行业产生一定影响,再加上电子商务的迅速发展,凭借安全、便捷、成本相对低廉的优势,线上销售对传统线下销售造成一定挤压,富贵鸟业务开始全面收缩。

在主营业务受到挤压的情况下,富贵鸟开始尝试通过扩展金融领域投资来实现业务多元化,据报道公司投资了P2P及小额贷款公司,其中包括叮咚钱包、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共赢社”等。有分析认为,富贵鸟管理层认为金融领域投资收入更快更高,而鞋服实业毛利低、投入周期长,但没想到把富贵鸟带入了更尴尬局面。

债务违约以鞋抵债

此前富贵鸟一度爆债务违约,令人意外的是曾传出公司曾提出要“以鞋偿债”。富贵鸟先后发行了三只债券,以求推动公司发展和业务转型,其中14富贵鸟为8亿元, 16富贵鸟SCP001为4亿元,16富贵01为13亿元,而上述3只债券在到期后,富贵鸟都没有还钱,构成了实质违约。

据了解在2018年2月富贵鸟被曝出公司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评级公司东方金诚将“14富贵鸟”评级下调至CC,展望为负面。

而后在2018年3月1日,“14富贵鸟”复牌后大跌超80%,票面100元的债券二级市场成交价跌至8.5元。并且富贵鸟在2018年4月表示,由于公司前期存在大额对外担保及资金片仔癀股票股价拆借,相关款项无法按时收回,无法按期偿付“14富贵鸟”到期应付的回售本金及利息,导致债券发生实质性违约。

据相关报道,去年7月26日债权受托管理人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富贵鸟重整,但是今年5月9日,富贵鸟提出的重整计划草案未获债券人通过。网传提出的方案包括“以鞋抵债”,即重组方承接富贵鸟6000万元债务后,向债权人交付可换购富贵鸟品牌商品的等值面值的购物代金券,这也全部用于清偿普通债权,普通债权清偿率为1.6287%。与入msic的股票此同时,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3年内可持券按票面金额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简单的说,因为发行的公司债难以还上,公司提出用鞋子补偿的方案,100元的债可以换得1.63元购物券和1.11元现金,即投资人持有1万元的债券,只能换来111元跟一双价值163元的皮鞋。

负债至少42.29亿元

国泰君安作为富贵鸟的债权受托管理人,曾在去年2月发布公告表示,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解事项。数据显示,截至去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相关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现金不足1亿元。

对此国泰君安表示,富贵鸟尚未提供与上述担保和资金拆借相关的资料,也未向国泰君安说明上述资金的具体用途和去向,资金去向存疑。

而富贵鸟去年2月的公司债券半年报告显示,公司以存款质押的方式对外提供担保,于报告期内的余额为19.59亿元,被担保方主要为发行人母公司富贵鸟集团有限公司及数家商贸公司。

并且公司2017年半年报还曾提及,富贵鸟还存在未及时披露的资产抵押事项,抵押担保金额合计4.14 亿元;存在未及时披露的信用担保事项,担保金额合计1.03 亿元。

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