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哪吒》票房突破37亿 光线传媒获得分成辣甜股票逾8亿

水桃 水桃 08月14日 13:55
爆款《哪吒》票房突破37亿 光线传媒获得分成逾8亿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邸凌月 深圳报道

“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自己的英雄。”《哪吒》的一句海报语这样写道。

《哪吒》票房一步步突破,截至8月14日12点,《哪吒》上映20天累计票房达37.04亿,升至影史第四位。光线传媒这次也押对了宝,作为《哪吒》的发行、出品方将赚的盆满钵满。按照光线传媒此前公告测算,截至8月14日12点,光线传媒可获得《哪吒》分成8.15亿元至10亿元。

接近光线传媒的一位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前有同业在某影片大火时不定期披露最新票房数据,但《哪吒》的表现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相关上市公司股价方面,也不单纯依赖某部影片的票房,还有其他因素的影响。

《哪吒》口碑、票房双丰收 光线传媒大赚

7月26日,《哪吒》上映,当天夜里,人民日报罕见地称赞了国产动漫《哪吒》,打捞古代神话传说素材,能改出新鲜感不易,能融入当代价值关切更难。甚至还期待出现中国的世界级IP。这番点赞和评价,可谓是盛赞。

不仅得到官方媒体盛赞,而且广大观众也是有口皆碑。豆瓣评分达到了8.6分,而五星好评竟然高达45.8%。

口碑极佳的同时,票房也是大丰收。猫眼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12点,《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上映20天累计票房达37.04亿元,超越《红海行动》(36.50亿元)升至影史第四位。据统计,目前票房成绩排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前的电影分别为《战狼》、《流浪地球》、《复仇者联盟》,累计票房分别为56.82亿元、46.56亿元、42.38亿元。

最直接获益的就是光线传媒。资料显示,《哪吒》由光线影业、彩条屋影业、十月文化及可可豆动画等公司联合出品,其中彩条屋影业由光线传媒全资控股,而彩条屋影业又投资了十月文化和可可豆动画。同时,光线传媒也是发行方。

7月30日,光线传媒公告称,公司之全资子公司北京光线影业有限公司参与出品、发行的影片《哪吒》已于2019年7月26日起在中国大陆地区公映。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29日24时,《哪吒》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4天,票房成绩已超过人民币8.99亿元(最终结算数据可能存在误差),超过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营业收入的50%。

光线传媒还表示,截至7月29日,公司来源于《哪吒》的营业收入(目前为票房收入)区间约为2.03亿元至2.43亿元(最终结算数据可能存在误差)。目前,该影片还在上映中,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票房收入以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的数据为准;宇环数控股票价格同时,该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版权销售收入及海外地区的发行收入等尚未发行/结算。

按照光线传媒的公告计算,光线传媒在《哪吒》的分成比例约在22%至27%之间,按猫眼8月14日12点数据计算,光线传媒可获得分成8.15亿元至10亿元。

一位券商分析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只是国产动画的初始一战。《哪吒》这样的爆款动画电影具备标杆效应,给动画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度。但是,动画电影的本质还是电影,可预见性低股票打新中签有提醒吗、制作周期长、现金回收周期更长。在同等条件下,动画电影的产能远低于番剧。国产动画的发展不能依靠少数爆款电影,而要形成多平台、多品类、头部和长尾并存的产品矩阵。

有人欢喜有人忧

几乎同一时间,另一部影片《上海堡垒》却是口碑、票房双崩塌。

猫眼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9点,《上海堡垒》上映6天累计票房仅1.15亿元,豆瓣电影也只给出了3.2的低分。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堡垒》为拍摄影片搭建了1.55万平方米的实景,并用了1600个特效镜头,占据全片总镜头数的90%,并为此找了5个国家的特效制作团队。

据了解,《上海堡垒》的第一大出品方是上海华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其唯一股东为华视娱乐投资集团,是一家拥有石油系背景的影视公股票个股盘口图司。有媒体曾采访过该公司团队称,这是一群较为低调的高学历年轻人,曾以小博大制作赵薇《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也曾参与过大制作,比如《那年花开月正圆》、《刀客家族的女人》等。

2017年6月,华视娱乐曾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书,欲登陆A股。招股书显示,华视娱乐拥有《上海堡垒》30%的投资份额,拟投资金额为1.08亿元,若以此推算的话,《上海堡垒》整部影片的投资金额约为3.6亿元。

若《上海堡垒》票房止步于1亿多元的话,几大出品方将血本无归。

虽然两部电影均受到较大关注,但评价、票房截然相反。

另一位影视传媒券商分析师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8月票房仍面临一定压力,一是电影发行业务具备政策壁垒;二是2019年为进口片大年,如《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将在本月上映。可以从细分行业超跌的优质龙头公司中,寻找市场回暖带来估值修复机会。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