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交易中的诡异:为什么你看对了方向 但最后还股票下跌日k出现大阴线是亏了钱

破镜重圆了 破镜重圆了 09月10日 11:25
期货交易中的诡异:为什么你看对了方向 但最后还是亏了钱

作者:黄甦

——交易者的行为永远不应该产生异化

在交易中痴迷技术分析的交易者都有这么一个朴素的愿望,就是能够判断对了行情的方向。在技术分析爱好者中,有的交易者观察行情时,成竹在胸,一目了然。你问他为什么不利用切线理论划线呢?他会告诉你:眼中有隐线,心中也有线。如果,一个做了十多年期货的交易者,一天到晚不停划线,实际上他已经错过了交易者正常发育的成长阶段了,猿是可以进化成人的,但是也有一批猿会永远呆在山上和树枝上的。技术分析是交易的工具,交易者不能被其役使着,交易者的行为永远不应该产生这样的异化。

技术分析是每一个交易者在初始阶段都要全力以赴学习的大功课,刚开始是切线理论、K线理论、支撑阻力、趋势形态、均线指标、波浪理论什么都要学,以后逐步的就越学、越用越专了。比如拿黄甦说,技术分析学习下了大功夫,但是学的不好,现在更只专注于趋势的形成和拐点的判断。这个过程对于技术分析交易者是一个逐步进化的过程,是删繁就简、领异标新的过程。

在交易中,我们常常听到技术分股票持股机构减少析交易者感叹:“方向做对了,不但没有赚到钱,反而亏了大钱”;但是你很少听到他们抱怨“不要说方向做反了,这回却赚了大钱”。在他们看来只要方向做对,即便亏钱,亏了大钱也是正确了一半的交易,也可以趾高气昂的,因为他的技术分析没有出现问题。这是在技术分析者交易中异常诡异的一幕。

我们做交易不是为了技术分析不出错,而是为了赚钱;技术分析是为交易服务的,技术分析是佣人、工具,不是交易的主人、目的。在这个问题上技术分析爱好者表现的异常肤浅。在交易中,酷爱技术分析的交易者往往表现为思维狭隘、目光局限、没有大格局、没有纵深感、不懂得韬光晦迹、缺乏等待的耐心……

就判断对了方向而赔了钱这一诡异现象,问题往往在以下几点:

有了浮盈盲目加仓

做对了方向的持仓往往会带来浮盈,专注于技术分析的交易者看一张单子,往往以方向定胜负。盈利来了,他们大喜过望,同时遗憾和后悔也随之而来,他们痛惜仓位轻了。随之,在兴奋之余,冲动的加了重仓,不久行情鬼使神差的开始回调,账户获利回吐,他们开始还能够承受,期望行情回调到位;可是天不随人愿,账户出现了亏损,然后亏损加剧,迫不得已平仓了结;刚刚一平仓,行情马上停止回调,朝着原有方向发力。交易者追悔莫及,原本只是赚少的遗憾,加仓加成了亏损的痛苦外加遗憾。

错把涟漪做浪花

交易就是如此,你看对方向,行情也是起伏的、迂回的前进。技术分析者大多很敏感、很细心,他们往往把行情趋势行进中的涟漪一般的毛刺、杂波放大为浪花,而不是像胸怀宽广的趋势交易者对这一切就是熟视无睹、漠然视之。这样的技术分析爱好者交易起来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小河沟里翻了船;一个就是遇见十年一遇的大行情,干瞪眼的失之交臂。

交易者总是愚蠢的,因为市场从不缺乏错误。大家都知道武汉退休女教师在股市20万亏成4万,她用仅有的4万炒豆油做到300倍。当然最后是打回原形,但是交易者总是从成功者身上寻找鸡汤,其实这个女教师的事例更说明问题。首先,能这样一直跟随大行情趋势的绝无仅有,万分之一也不到。其次,这波行情不要说毛刺、杂波、涟漪,滔天巨浪的回调也是有的,她都能够在接近打回原形而一直持仓,定力十足。第三,她要是看看迈吉、爱德华的股市技术分析的单日反转就能够大功告成了。我们交易者如果从她身上看到长处和亮点,就不会在做对方向时让涟漪似的浪花拍死。

在树根和树干行情中体验爱恨交加

做期货只应该做流畅的树干行情,而盘根错节的树根、树冠行情第一次交易股票买多少,是爱恨双杀,一般交易者千万不要介入。但是技术分析爱好者就是艺高人胆大,偏偏要在树根、树冠行情做文章。在这样行情中,你就是做对了方向也很难避免行情上上下下的洗劫,在尽情的摇摆之后很难全身而退。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技术分析的痴迷者,是高手,那就应该捕捉一年一两波的树干行情,流畅而持续时间长,回调不凌厉,确定性高,容易把握和赚到钱。

就技术分析爱好者的亏损一般都是在行情的杂波和毛刺、涟漪中,没有说是因为逆势操作带来亏损的。如果逆势操作了,也枉为了技术分析爱好者的名声。技术分析爱好者大多不是趋势交易者,他们很少做树干行情,做得更多的是行情的杂波和毛刺,以及树根和树冠。在这样的行情中生存仿佛就是走钢丝,你钢丝走的再好,也不如脚踏实地的平稳。

如果一个交易者做了四五年的期货,还是纠缠于技术分析,不知收敛,在交易中是不可能走出来的。一个技术分析交易者的成熟,是在交易的三五年就专注于风险控制和资金管理;在七八年阶段潜心于交易策略和趋势操作了;在十年开外就潜心价值投资、复利效应了。

蛰伏和耐性是技术分析者欠缺的

人们对技术分析的追逐源于几点,1、认为技术分析可以判断对行情方向,这也是许多人划线的目的;2、可以频繁、快速、永不停歇的操作交易;3、可以重仓操作;4、随时随挖掘赚钱的交易机会。我们从这几点不难看出,技术分析者本质都是急躁、冲动、缺乏耐心的,而期货交易的核心,以及行情把握的精髓就是蛰伏和等待。这也是技术分析和价值投资最大的区别。在这个市场徘徊、游荡数十年,没有见过一个靠炒短能够持续盈利的;在外汇市场倒是见过做日间10多年长期盈利的。

交易的终极智慧不是技术分析,而是价值投资,价值投资需要蛰伏和忍耐。世界上的大交易家,没有一个不是在等待、忍耐、蛰伏中发迹的;没有一个是像技术分析者一样急躁、缺乏耐性、敏感而冲动。做交易从某些方面理解就是比谁犯的错误少,谁犯得错误少谁就会是最杰出的,所以在交易中,永远是兔子输给了乌龟。

在交易中股票换手率20%以上,追求快速、急躁就容易重仓操作,也容易失去自我的控制力,做对方向亏了钱这诡异的、时空倒错的一幕就会频繁发生。只要懂得每个人的技术分析技能是有限的,不能够强其所难,交易节奏要追求稳重,就会把操作的频率放下来,那影影绰绰的做对方向亏了钱的鬼影就会离你而去。

技术分析的学习一定要结合风险控制、资金管理、操作策略、理念意识、趋势交易、交易心理、价值投资的反反复复、不断打磨才可以日臻成熟和提高,不然一个交易者,尤其是长期在技术分析上持续发力、较劲而走不出来的交易者很容易走火入魔。

交易者最终比拼的不是技术分析,而是交易境界、胸襟视野、认知高度、思考格局、价值投资和理念意识。技术分析不是交易的全部,它只是交易的局部和初步。成熟的交易者是恰如其分的运用、驾驭技术分析工具,而不是被技术分析这个工具奴役着,交易者的行为永远不应该产生异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