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版权时代”在线音杰克股票股行情乐继续站队 三巨头内容生意怎么做

水桃 水桃 09月11日
“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继续站队 三巨头内容生意怎么做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卢晓 见习记者 何青汉 北京报道

9月10日,在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上,以朋克造型亮相的马云献唱了一首《怒放的生命》,瞬间点燃了现场气氛,也宣告了马云的卸任。只不过目前想要在线听此曲的原版,仍需通过腾讯音乐旗下的音乐平台。

目前,腾讯音乐几经集齐了环球、索尼和华纳三大音乐公司独家版权,但版权之争过后,头部在线音乐平台之间的竞争仍在继续,以合纵连横的方式。

9月6日,网易云音乐宣布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共计7亿美元的B2轮融资。此前虾米与网易云音乐合并的传闻没有成真,但阿里与网易换了另一种方式合作。网易申通快递股票的优势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融资后网易公司仍单独享有对网易云音乐的控制权”。负责虾米业务的阿里巴巴创新业务部则向《华夏时报》表示,“我们很高兴参与网易云音乐的发展,希望未来在文化娱乐板块,双方能产生更多的化学反应。”

在线音乐战场上,腾讯、阿里与网易三家公司的故事还在继续。

“一超多强”的后版权时代

“网易云音乐此次和阿里的合作,某种意义上就是在解决版权上的一些问题,但仅仅如此还很难真正打破瓶颈。”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于阿里巴巴投资网易云音乐分析道。

版权是在线音乐平台绕不过的槛,作为内容生态的一种,通过版权内容引来流量、流量转化成资本、资本再不断地创造版权内容是其基本逻辑。在这一方面,去年赴美上市的腾讯音乐仍具有绝对优势,腾讯音乐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3月31日,腾讯音乐曲库量已经达到3500万首。

在线音乐头部平台的版权之战始于2013年前后,当时,中国网络音乐市场盗版横行。早在2014年,腾讯系音乐平台相继购买华纳、索尼等音乐公司的独家版权。随后在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了被认为是“最严版权令”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规范行业的同时也推进了在线音乐平台的迅速整合。

2017年,腾讯又以3.5亿美元现金和1亿美元股权的价格,争得环球音乐三年独家版权,这一价格超出环球音乐报价10余倍。至此腾讯音乐拿下华纳音乐、索尼音乐和环球音乐等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也奠定了其版权1970买股票霸主地位。

尽管在国家版权局的协调和推动下,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也就网络音乐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授权音乐作品占各自独家音乐作品数量的紫光股份股票诊断99%以上。但这1%的核心资源,仍是竞争关键。

根据OUESTMOBILE发布的《2018中国移动互联网在线音乐行业报告》显示,截止2018年7月,在线音乐行业月活跃用户规模前五名分别为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排名前三的全部为腾讯音乐旗下产品。外部版权所带来的优势可见一斑。

在版权之争中处于弱势的平台,则要通过“差异化”来谋发展。“云村”社区和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是网易云音乐提高用户粘性,较少版权依赖的生存之道。而虾米则选择拥抱阿里巴巴内容生态,通过阿里生态链的联动寻求发展。

网易云音乐的两手牌

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上线“云村”社区。此次云村社区的上线,是网易在社区功能上的进一步探索。同时,社区功能也承担了网易云音乐对于盈利的期望。

在网易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上,网易CEO丁磊表示会考虑去探索云音乐里面的社交功能,并对包括社交在内的会员、广告和直播四个方面的盈利“比较有信心和把握”。

数据显示,目前网易云音乐总用户数已突破8亿,根据OUESTMOBILE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7日留存率为46.7%,卸载率则为10%。这也意味着,网易云音乐在用户流失的同时积淀了一批“死忠粉”,其用户的特质相较于其他在线音乐平台较为集中。社区功能的推出似乎顺理成章。

然而社交功能在提升用户粘性的同时,仍面临着无法大范围引流的短板。“音乐很难真正解锁社交姿势,社交作为一种炫耀为本的网络生态,歌单式的独特个性只能作用于小范围社交,很难将网络音乐用户大面积覆盖。”互联网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线音乐平台归根结底是内容生意,其竞争核心则在于能否为用户提供更好的音乐,在外部版权处于弱势中网易云音乐,另一手好牌则是平台原创自制内容的竞争力。

互联网产业分析师丁道师表示,在线音乐行业上一个阶段的竞争比的是版权内容的数量和分发能力,而在目前用户多元的阶段,原创内容则是下一个战场。“云音乐的竞争力在于独立音乐人扶持的计划,并且已经组成体系。”

据了解,网易云音乐通过一些列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网络了超过7万的独立音乐人入驻网易云音乐。同时网易方面向记者表示,网易云音乐还将为音乐人提供音乐版权服务。当用户消费意识真正觉醒后,拥有庞大独立音乐人数量的网易云音乐,或将通过多元的原创内容逆袭。

虾米的打法

相对于网易云音乐,阿里音乐手上仍有华研国际、滚石唱片等独家优质版权资源,不过在后版权时代,阿里音乐更多考量的是如何将虾米接入阿里的内容生态,探索更大范围的内容服务“增值”。

今年6月,阿里巴巴进行了新一轮组织升级,阿里巴巴重组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此前隶属于大文娱版块的阿里音乐也在此次调整中并入该事业群。虾米并入创新业务事业群后,增加了其与其他泛音乐产品在内容生态上联动的可能性。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阿里巴巴今年低调推出一款弹唱APP唱鸭,该产品的主要功能是具有工具属性的乐器弹唱,阿里巴巴方面透露,唱鸭上线半年以来其MAU保持月均超180%的增幅,其中00后用户占比超过80%。

在单纯的音乐功能之外,围绕音乐消费场景的在线K歌、音乐社交等相关泛音乐产业则是行业另一推动力。“我们音乐赛道的创新产品,也在探索和虾米音乐联动的可能性。”阿里巴巴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跳脱出在线音乐播放器的竞争模式,逐渐成为头部平台之间的共识。唱鸭则是阿里巴巴进入泛音乐领域的尝试。

“现阶段在线音乐平台变现不能单纯依靠内容付费,而是需要融入到泛娱乐更多的领域,如短视频配乐、游戏音乐制作和授权,以及其他角度,让包括音乐创作者在内的更多领域的内容创作者,可以通过授权音乐的方式,解锁内容上更多的可能。”张书乐对此分析道。

后音乐版权大战阶段的探索方向,已经不是简单培养用户付费习惯。依托于阿里集团生态链的虾米,接入阿里88会员体系后,不仅获得了流量,还能用其音乐娱乐资源反哺等阿里其他业务。“未来,不仅仅是音乐生态的未来,而是整个阿里文娱板块的大联动。”阿里巴巴表示。

就目前而言,中国在线音乐市场呈现的仍是“一超多强”的格局,但其市场仍然广阔,在多变的市场需求中,各自差异化发展的在线音乐平台终将获得各自的生存空间,后版权时代,竞争仍未终局。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