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珍点掌财经股票老左股”天龙光电受追捧 停产半年大股东股份全部冻结

水桃 水桃 06月28日
“袖珍股”天龙光电受追捧 停产半年大股东股份全部冻结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杨柳 陈锋 上海报道

6月25日晚间,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的天龙光电(300029.SZ)发布股价异动公告称,股票交易价格连续2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 21.63%。受游资追捧的天龙光电在收获了3个涨停板后26日股价回落。27日报收于7.02元,跌3.97%

天龙光电同时在公告中提示风险称,公司生产经营陷入困境,本部生产线全部停产,流动资金持续紧张,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此前,证监会发布文件称,拟支持符合国家战略的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而天龙光电以较低的市值得到市场资金的爆炒。作为创业板中市值最小的企业,天龙光电A股市值仅14.62亿元。

两度保壳再转亏

天龙光电发布风险公告称,自2019年5月15日至2019年5月22日以来,公司股票价格涨幅已达77.32%;自2019年5月24日至2019年5月27日以来,公司股票价格跌幅已达20.94%;自2019年6月24日至2019年6月25日以来,公司股票价格涨幅已达 21.63%。公司股票价格存在异常波动的风险。

公司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专业从事光伏、光电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上市公司,主要产品包括单晶硅生长炉、多晶硅铸锭炉、LED外延MOCVD设备及与之配套的石墨热场、保温材料及石英坩埚,硅棒、多线切片机,单晶硅切断机,单晶硅切方滚磨机等光伏生产设备及宝石炉、倒角机等LED生产设备,部分产品批量进入海外市场。

2009年12月,天龙光电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上市后曾经分别在2014年和2017年两度“保壳”成功。

2012年和2013年,天龙光电连续亏损,为避免触发“创业板公司连续3年亏损就强制退市”的规定,2014年11月,天龙光电火速变更实控人易主,同时卖子公司给控股股东,凭着这笔交易天龙光电2014年成功扭亏,实现保壳。

此后,新的实控人也没能够带领天龙光电成功转型,反而被查出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天龙光电资金,很不幸,天龙光电从2015年起又开始亏损,2016年继续亏损且变更了实控人,2017年通过加强销售,天龙光电实现扭亏,避免了被强制退市。

然而,2018年,天龙光电再次由盈转亏,当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957.66万元,比上年同期下滑97.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3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302.74%,在A股排名倒数第四。

10年保壳两次的天龙光电又来到了十字路口。

上海一家大型券商电子行业分析师杨海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上市这么多年了,亏损多盈利少,归根结底还是公司自身的问题,天龙光电本身产品单一,容易造成高库存和亏损,而新产品研发对业绩贡献有限,则是它面临着暂停上市危机的根源所在。

天龙光电在年报中称,受政策影响,公司主要产品单晶炉、多晶炉的市场基本没有采购需求,公司全年基本未能实现生产销售,公司除日常业务、产品研发等工作仍正常开展外,本部生产线全部停产。

事实上,天龙光电在2018年12月13日就已经发布停产公告,由于受到行业波动及光伏新政策的影响,公司主要产品单晶炉、多晶炉的市场需求急剧减少,近期未有新的订单,导致公司本部生产线全部停产。照此推算,目前天龙光电本部生产线已经全部停产半年。

“2018年三季度以来,国内光伏企业装机需求持续低迷,由于光伏产品价格大幅下降,许多光伏企业缩减产能,甚至停产停工,经营情况不断恶化。而且光伏行业的周期性很强,天龙光电的体量小,抗风险能力差。未来公司需要增强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跳出循环保壳的宿命。”杨海燕表示。

麻烦重重人员离散

保壳的宿命还没有摆脱,天龙光电已经问题缠身,麻烦重重。

6月25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天龙光电为盛融财富投资基金与新疆天利恩泽太阳能科技公司合资合作的新疆天利恩泽鄯善县红山口一期 22.6MW 光伏发电项目建设基金回购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法院现已判决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也无效。但是因公司存在过错,公司承担刑事追缴后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公司从公安部门了解到,盛融财富目前尚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11922.8250 万元未偿还,按照法院判决“公司承担刑事追缴后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测算,公司最高偿付义务为 3974.2950 万元。

市场人士认为,由于履行支付义务时间与资金筹措到账时间具有不确定性,公司未来极有可能面临一定程度的流动性风险。

另一方面,天龙光电还面临客户破产的“糟心事”。6月21日午间,公司公告称,控股股东担保企业、公司客户江西旭阳雷迪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末,公司应收旭阳雷迪的应收账款73678358.47元,公司已单项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70770999.47元,计提比例为96.05%。

事实上,江西旭阳雷迪破产对天龙光电的影响并不小。2014 年 8 月,常州诺亚将其持有的天龙光电股票2000 万股质押给中国建设银行九江分行,为江西旭阳雷迪提供贷款担保。

此后,江西旭阳雷迪高因受到什么是股票pes国内外光伏政策调整、特别是531光伏新政出台的影响,产能不断下降,直至破产。

2019 年 1 月 25 日,中国建设银行九江分行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江西省高院裁定冻结、查封或扣押被申请人江西旭阳雷迪、九江沿江开发建设投资、常州诺亚科技名下共计价值 4 亿元的财产。

受此事影响,截至6月25日,天龙光电控股股东常州诺股票手续费可以作假吗亚科技有限公司共持有公司股份 4378.8606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1.89%,已经全部被冻结。天龙光电表示,本次常州诺亚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暂时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及控制权产生直接影响。

生产经营陷入困境、业绩亏损、大股东股份冻结,重重麻烦之下,员工波动也此起彼伏。据记者粗略计算,2018年天龙光电已有13位高层离职。2019年3月,公司原董秘罕见出走。

根据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为563.34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为58.52%。研发人员26名,较上年减少40.91%。此外,截至2018年年底,公司在职员工数为180名,较上年同期减少了43.40%。其中,生产人员由182名降至95名,减少47.80%。主要子公司在职人员由1股票b0201122名降至18名,一年内减少85.25%。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