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印股份公告“甩锅”笔误,律师称违规操作或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场外期权 股票并处罚

水桃 水桃 06月18日
海印股份公告“甩锅”笔误,律师称违规操作或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并处罚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邸凌月 刘春燕 深圳、北京报道

因“疫苗”一词之差,海印股份(000861.SZ)体检了一把由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对于此前《合作合同》中的诸多问题,深交所发来了问询函。《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海印股份已做出回复,正在等深交所的审核。

海印股份这样做目的为何?公告显示,海印股份营收、净利双双下滑,甚至净利大幅下滑,2018年营收为25.07亿元,同比小幅下滑2.12%,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09亿元,同比减少44.28%。2019年一季度,海印股份再次营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双双下滑,后者下降幅度高达65.17%。

公告内容现严重误导 或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今年以来,“猪瘟”一词活跃在资本市场,被“击中”的先是雏鹰农牧、双汇发展,如今是海印股份。

6月17日早间,海印股份发布关于签署《合作合同》进展的公告称,2019年6月16日,公司收到许启太的《声明》:

“今珠多糖注射液”是以南药为原料制备的兽用制剂。本人及南药科研团队研制的“今珠多糖注射液”属于天然热带植物提取物组方制剂,未涉及生物安全性和生态毒性问题。按照有关要求及规定时间,在曾经发生非洲猪瘟病毒的疫区解除封锁后,对健康生猪进行了复养试验。目前仍在继续进行复养试验,试验结果将届时公开发布。本人及南药科研团队与广东海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是真实的。

此外,海印股份还称原公告出现笔误,并致歉。海印股份表示,许启太及其团队一直准确定义其研制的“今珠多糖注射液”为兽用制剂,“疫苗”一词从未在《合作合同》中出现。公司公告里共有13处准确引用了“今珠多糖注射液”,但因工作人员疏忽,出现了一处错误表述,将原公告“一、合同签署概况”项下的“(一)基本情况”的“为非洲猪瘟防治注射液的投产做准备”表述为“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海印股份《合作合同》严重误导投资者,引发股价暴涨暴跌,其违法情节、后果远比2018年常山药业误导陈述案更严重,明显涉嫌违反《证券法》第193条规定,证监会立案调查并处罚的可能性极大。此外,本案还有可能涉嫌操纵证券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行为,具体要以证监部门调查结论为准。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6月25日,常山药业因公告称“据统计数据显示,国内ED患者人数约1.4亿人,假设其中有30%接受治疗,人数将达4200万人,假设接受治疗的ED患者每年都能多次使用药物,未来中国潜在的市场规模有望达到百亿元级别,市场空间广阔”,收到证监会河北监管局顶格处罚事先告知书。

过山车般的股价 十连问的关注函

6月11日晚,海印股份公告称,公司拟与许启太、海南今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珠农业”)签署《合作合同》,涉及金珠农业30%股权、交易金额为9亿元。许启太及其团队成功研制了“今珠多糖注射液”并拥有专利权(含专利申请权),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预防。今珠农业为许启太及其团队为实现“今珠多糖注射液”专利权产业化而发起设立。

值得一提的是,公开信息显示,今珠农业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于2019年5月24日发起设立,成立至今不足1个月,且公司地址为海口市南海大道明光胜意大酒店某房间。

在合同签订后,海印股份拟根据合同约定为许启太及其研究团队提供1亿元作为履约保证金,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并且在2020年6月30日前完成今珠农业30%股权的收购,而上文提及的9亿元交易额约占海印股份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26.21%。

6月13日,针对合同事宜深交所向海印股份发出十连问的关注函,要求公司及相关方核实并补充披露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类型、专利号、专利权、取得方式、申请时间、保护期限、及具体审批情况等信息,并结合主要原料来源、研制过程,分析说明今珠多糖注射液是否属于非洲猪瘟防治疫苗。

资本的嗅觉天然灵敏。6月12日,海印股份一字涨停;6月13日,公司股价报收3.34元/股,盘中以3.47元/股创出阶段新高,更是放出巨量成交,换手率接近8%,两天股价大涨逾16%。然而,6月14日,海印股份一字跌停,17日发布《合作合同》进展公告后,当天公司股价下跌4.65%。

基本面陷尴尬境地

在发布关于签署《合作合同》进展公告的同一时间,海印股份还发布了持股5%以上股东承诺不减持股份的公告。海印股份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邵建聪就不减持公司股份做出声明及承诺,其曾于2019年4月26日出具减持计划告知函,但自公司减持预披露公告披露至今,其未进行实质性减持,且邵建聪承诺未来三个月内不减持或转让公司股份。

据海印股份一季报显示,股东邵建聪持有公司1.1亿股,全部质押。2019年4月29日,海印股份发布公告显示,邵建聪持有海印股份1.1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5.04%),因个人资金管理需求,计划在2019年5月23日至2019年11月22日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0.44亿股(占总股本的 2%)。

《华夏时报》记者从海印股份内部某人士处了解到,邵建聪之前之所以没有减持操作,与低迷的股价有很大关系。此外,虽然股价在下跌,但目前还没有接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邵建聪所质押股份有爆仓、平仓风险的通知。

“关于收购今珠农业30%股权的项目,我们仍在进行中,对深交所13日发来的《关注函》的回复,我们已经拟写完,正在等深交所的审核。”上述人士进一步表示。

事实上,海印股份的基本面也面临尴尬的境地。财报显示,海印股份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5.07亿元,同比下滑2.12%,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1.09亿元,同比减少44.28%。海印股份称,主要原因是公司融资成本上升、财务费用增加;公司金融服务业务毛利率下降;文娱板块剩余股权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等。2019年一季度,海印股份经营情况依旧没有好转,营业收入为5.16亿元,同比下滑幅度为16.86%;伴随着的是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12亿元,同比减少65.17%。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