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40.11亿卖掉君乐宝股732848是哪个股票代码权“双千亿”目标关键期收购野心还有多大

水桃 水桃 07月02日 10:24
蒙牛40.11亿卖掉君乐宝股权“双千亿”目标关键期收购野心还有多大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金晓岩 北京报道

近日,蒙牛无疑成为最为热门的乳企,先是和伊利之间关于奥运赞助的争执不下,紧接着7月1日,又公布了出售君乐宝51%股权的消息,至此蒙牛将不再持有君乐宝股权。

蒙牛的战略布局正在紧锣密鼓开展,只是对于此次出售君乐宝股权三缄其口:“本次转让君乐宝乳业的股份,符合我公司专注明星乳制品的发展战略,也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蒙牛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是对于何为专注明星乳制品发展战略,该负责人则并未详细披露,蒙牛的战略布局也因此显得更加耐人寻味。

联姻九年君乐宝对蒙牛的意义

7月1日蒙牛乳业发布公告显示,拟以40.11亿元的价格向鹏海基金、君乾管理出售所持有的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全部股份。

根据股份转让协议,接盘者鹏海基金、君乾管理这两家公司分别以现金支付21亿元及人民币19.11亿元,收购君乐宝公司的26.6994%及24.3006%股权。

同时,《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君乐宝于2019年6月21日还宣布以现金支付了特别股息约11.15亿元,其中内蒙古蒙牛获派人民币约5.68亿元。因此,蒙牛从君乐宝及买方已收及应收款项总计45.798亿元。

该项交易完成后,蒙牛集团将不再拥有君乐宝任何股权。蒙牛董事会在上诉公告中,对于此次交易表示,该中国化工企业2016年股票项出售符合公司持续专注于明星乳制品的发展战略。

“自2010年底收购了君乐宝51%股权后,君乐宝品牌一直是相对独立运作。考虑到产品定位的不同,建议出售君乐宝能使蒙牛精简业务,集中资源加速拓展明星产品,巩固在核心品牌的市场地位。”蒙牛方面说。“该项交易还将加强其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和总体财务状况,目前打算将该出售事项所得资金用于蒙牛的一般营运资金及协助发展未来的投资机会。”

九年时间翩然而过,还记得在“并购”还没有成为乳业热词的2010年,蒙牛和君乐宝的结合却是那个时候行业里最劲爆的消息。

时间回到2010年11与22日,两家企业在北京举行联合新闻发布会,宣布蒙牛以近4.7亿元的价格收购君乐宝51%的股权。这次牵手的“感情基础”是酸奶。从2006年起,蒙牛的酸奶业务已是国内老大,为进一步甩开身后紧追不舍的伊利和光明,蒙牛想到了君乐宝。当时,君乐宝拥有华北地区最大的酸奶生产基地,酸奶市场占有率居全国第四。在其近13亿的年营业额中,酸奶的贡献高达84%。

“时至今日,蒙牛的酸奶销售已经连续13年稳坐中国市场头把交椅,这其中,君乐宝功不可没。”食品专家朱丹蓬表示。

不过,对于此次交易,君乐宝相关负责人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内容参考蒙牛公告,没有表述更多的信息。

40亿出售价格高还是低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持有君乐宝股权9年时间,此次交易让蒙牛获益40亿元,业内出现了两种声音,一方面认为对于君乐宝这样一个“香饽饽”公司,价格过低。一方面则认为蒙牛持股九年时间,每年白赚4亿元。

高级乳业分析师宋亮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年前,a计划股票池河北省政府便和中粮沟通过此交易,但是因为君乐宝是个香饽饽,一直没沟通下来,如今才工沟通成,中粮应该进行了一个比较大的让步,或是河北省政府做出了一定的承诺,中粮蒙牛才答应以这么低的价格出售股权。

“合作联婚9年,每年白赚4亿,回报率很高,这就是资本运作的魅力。”乳业专家王丁棉说。

在朱丹蓬分析看来,在考虑是否出售君乐宝的时候,蒙牛一定充满纠结。从牌面上看,差不多100亿销售额的离去,将让蒙牛的2020“双千亿”计划有些迷茫,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然而从盈利能力以及产品协同性上分析,君乐宝这看似“美味”的100亿对于蒙牛来说并不是非常“健康”。

从蒙牛公告看,2018财年,君乐宝对蒙牛的利润贡献约3亿元,在蒙牛利润里占比不到一成,与收入不成比例。“在产品协同性上,蒙牛君乐宝早已各自为战,并没有一家人的默契。而当初蒙牛最看重的酸奶业务,在君乐宝的地位也今非昔比。”朱丹蓬说。

蒙牛“双千亿”目标如何达到

其实,出售君乐宝,蒙牛的下一步棋如何走,更令外界好奇不已。

2017年,蒙牛提出了一个“双千亿”的目标,该目标指的就是在2020年时,蒙牛可以达到千亿销售额以及市值,截止2018年底,蒙牛全年实现收入达到689.77亿,截止2019年6月28日,蒙牛乳业市值为1189.06亿港元。如今已是崭新的2019年,也是2020年能否达到“双千亿”的关键点,就连中粮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于旭波也来为蒙牛“打气”。

“双千亿”目标时限在前,手握大把现金的蒙牛自然不会停止资本市场的运作。那么,蒙牛的下一手,将落子何方呢?

朱丹蓬认为,之前,蒙牛的一系列资本运作的逻辑是非常清晰的,而注重产业协同,则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这或许在蒙牛最近频繁的收购中看出端倪。

蒙牛还在孙伊萍时代时,一直在引入外企的资本,收购了雅士利、多美滋中国业务,成为现代牧业的单一最大股东,后来,蒙牛还收购了中国圣牧旗下圣牧高科51%的股权。

不过蒙牛在收购圣牧高科过半的股权后,中国圣牧也会进行资产重组,应该不限于知识产权,将其部分资产转移给高科,其中也包括了下游乳制品业务链。在资产重组结束后,呼和浩特市圣牧高科乳品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权便会为圣牧高科所拥有,圣牧高科也会成为一家拥有完整业务链及资产的公司。

除了圣牧高科之后,蒙牛收购了现代牧业三个下游泸宁股份股票吧公司,分别是现代牧业旗下的肥东、蚌埠子公司,以及收购的现代牧业塞北下游液态奶常温生产线。

通过对越来越多产业的收购,蒙牛可以获得中国圣牧的有机来源、现代牧业的上游奶源,如今蒙牛的纵向发展规模已经大概展现出来了。

“收购雅士利,是为了补齐奶粉业务短板;控股现代牧业、富源牧业,是为了率先完成优质奶源布局。”朱丹蓬对《华夏时报》记者说,“而将圣牧下游产业收入囊中,是为了在高端有机奶市场拥有更多话语权。”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