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啥要警惕电竞股票当天卖的能提到卡狂热:电竞是游戏附属品、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念芹 念芹 11月13日 07:30
我们为啥要警惕电竞狂热:电竞是游戏附属品、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文 ✎ 李曙光

编辑 ✎ 成静卫

游戏玩到一定水平,就成了竞技。现在,电子竞技正在成为全球玩家屏幕上的”热点战争“,从小众到主流,引起越来越多人关注。

11月10日晚,来自中国的FPX战队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夺冠,其热度竟与“双十一”比肩。

去年英雄联盟总决赛时,王思聪的IG战队对阵欧洲FNC战队收视人数破两亿,今年虽然官方数据未出,但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比赛刚结束,一则“沈阳城市学院开设电竞专业”的新闻就蹿上了微博热搜。

关于电竞的一切看起来都欣欣向荣。

2020年一定又有不少学校要开设电竞相关专业,不少爱打游戏的孩子又能欣喜地为打游戏找到一条正当的理由。

但要谨慎地看待这种欢愉,尤其是游戏这种太过于吸引低龄人群的事物。

资本、金钱、大众的关注度,能够成为催化剂,但决定一件事物真正价值的是其本质。

电竞从出生到现在,都只不过是游戏厂家对特定游戏的一种推广活动,其目的从来不是让你强身健体、开发智力、实现人生理想。

当游戏上升到电竞的高度,当电竞要上升到一项体育运动高度,成为社会正向化的一种指标之后,就会显露出一些无法调和的矛盾。

电竞的概念从诞生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观众在增长,有些阴暗的东西看似隐藏了,但其实从来不曾消弭。

01

厂家的游戏

不否定电竞如今的成绩、影响力、盛景,但也应该认清电竞的本来面目。

欢愉的游戏媒体和游戏玩家可能都忘了一件事:今年4月份杭州亚运会公布具体比赛项目时,“电竞”项目落选。

去年本来没什么关注的雅加达亚运会表演赛项目,因为纳入了电子竞技而备受关注,中国队最后夺冠的结果也在网络上刷了一波屏。“打游戏也能为国争光”的概念深入人心。

我们为啥要警惕电竞狂热:电竞是游戏附属品、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 2018雅加达亚运会电子竞技AOV表演赛

没想到新三板股票南湖国旅好景不长,今年电竞就被亚运会除名了,电子竞技再想纳入国际传统体育的视野恐怕很难。

无论奥委会还是亚运会,对于电竞这个新生事物已经看得越来越通透了。

越是通透越是持否定的态度。

电竞行业最高的梦想是进入奥运会,但被拒绝过多次,2018年底的奥林匹克峰会上,国际奥委会探讨了“是否将电子竞技作为比赛项目”的议题,结果是:“为时过早”,甚至电子竞技是否应被冠以“体育”的名号都需要进一步探讨。

国际奥委会给出了一个理由,说电子竞技行业主要围绕商业逻辑运作,奥委会则是建基于某种价值之上,部分电子竞技项目甚至与奥运会的价值取向不相符。

这句评述非常准确,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电竞的本质——电竞是一种商业活动,运转在商业逻辑之上,而不是体育精神之上。

电竞的目的一直都是让一款游戏更火,而不是让参与的人更高更快更强。

对,你可能会说,电竞还是国家承认的第78项正式体育运动。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排在它前面的还有钓鱼、放风筝、拔河......

电竞确实和这些娱乐活动更接近。

钓鱼钓好了,可以成为一项受益终身的技能,但是电竞,一条游戏补丁就把你打回原形,一款游戏不火了,围绕其建立起来的电竞生态就会崩塌。

电竞之所以永远无法与足球篮球这样的传统体育运动相比较,本质在于“主动权的归属”不同。

什么叫做主动权的归属?

先有游戏再有电竞,电竞只是游戏厂家用来延长游戏时间,维持游戏热度的推广活动,是游戏的附属品,电竞永远不可能脱离游戏厂家而独立的生存。

但是足球、篮球不是,是先有足球这项运动,大大小小的比赛然后才有了卖足球、经营足球商业的公司。

足球是因为这项运动火了所以才开始挖掘背后的商业价值,而电竞则是因为维持网络游戏这种商业,才开始推广电竞成为一项运动。

我们为啥要警惕电竞狂热:电竞是游戏附属品、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这是完全相反的两个形成逻辑。

这种完全相反的逻辑决定了,它们主动权归属是不一样的,电竞这项运动的主动权彻底掌控在游戏厂家手中,电竞赛事必须为游戏服务,而为了维持游戏的热度和商业价值,电竞比赛的规则天然是需要被不断更改的。

足球赛事则不主动为任何商业逻辑服务,商业要围绕着赛事和运动本身转。

游戏公司有决定一项电竞赛事生死和形态的权利。

有些权利是不可以落到人类手中的。比如,掌控别人生死的权利,比如有着明确的利益诉求,却可以定义一场竞技比赛公平性和结果的权利。

电竞比赛中有一句俗语叫做:一代版本一代神。

意思是,为了保持游戏的新鲜感,游戏公司必须要为游戏不停地进行更新,更新游戏元素、场景、玩法,以让玩家保持新鲜感。而本来操作很厉害的职业选手,可能因为游戏的改动而瞬间被拉下神坛,此前所有的刻苦练习和天赋都可能化为乌有。

玩家和选手无法反抗来自参数和版本的变动,接受并适应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版本更新拉下神坛可能尚能接受,但每一款游戏都是有周期的,如果一款游戏不火了,不赚钱了,游戏公司决然不可能在此游戏的电竞赛事上投入更多的资源,甚至会直接放弃这款游戏的代理和运营。

但你很难想象某足球商家不赚钱了,所以把足球、篮球这项运动抛弃了。他们没有这种权利,也没有这种资格。

电竞的欣欣向荣和表面欢愉之下,有许多悖论需要明晰。

02

产业的泡沫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电竞不包括游戏行业,电竞不包括游戏行业,电竞不包括游戏行业。

凡是说电竞产业动辄千亿元的统计口径,基本上是把游戏行业也包括进去了。

艾瑞咨询2019年的电竞产业报告中,来自电竞生态的产值虽然逐年增长,但到了2020年最多也只是占了27.8%,份额为375亿元。

我们为啥要警惕电竞狂热:电竞是游戏附属品、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绝大部分的钱是游戏公司赚走的。

随着电竞人口的增速放缓,以及现在最火热的英雄联盟游戏热度步入下行周期,这种比例和趋势,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

300多亿的规模看起来好像也不少,但是这个数值包括整个电子竞技生态内容授权、赛事内容、内容提供、内容传播链条上大大小小的几百家公司去分食。

我们为啥要警惕电竞狂热:电竞是游戏附属品、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整个电竞市场最金灿灿的价值其实就是电竞赛事的观赛人数,电竞用户的总规模。

庞大的注意力经济和流量之下,必然能够吸引来不少广告商的赞助。

现在整个电竞市场最有效的变现逻辑就是,流量——广告。

其它深入其中做产业的公司更多的是在赔钱赚吆喝。

游戏公司为让用户充值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想让用户为了观看体育赛事而掏钱,简直是一个不可想象的事情。用户的老规矩是,要我充钱?没门!你还是给我看广告吧。

而游戏手办、周边产品的产值更是不值一提,中国根本就没有形成类似的文化。

记得雷蛇吗?游戏圈著名的灯厂,以制造游戏外设而出名,许多玩家的游戏信仰。2017年,雷蛇顶着电竞第一股的概念在港股上市,李嘉诚、英特尔、富士康都投资买股票了,刚上市时市值一度高达450亿港元。

两年过去了,雷蛇市值跌了8成,截止11月12日港股收盘,雷蛇市值仅剩133亿港元。

平常中国石油股票好不好叫嚣着信仰的电竞人群,真到了该花钱的时候还是会:下次一定买。

说到底电竞是一项锦上添花的概念,是娱乐消费概念,却不能成为决定玩家是否掏钱的刚需。

电竞市场不赚钱就算了,却装出一副很美好的样子,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这其实也没什么,哪个行业还能没有点泡沫呢?

但危险之处在于其光鲜的外表下,对于低龄人群越来越强大的吸引力。

直白点说,当越来越多的孩子,觉得打游戏也可赚很多钱的时候,就是噩梦的开始。

03

电竞的幸存者偏差

与其说为电竞梦想献身,不如说是为游戏厂家的推广活动贡献热度。

而活动终有结束的那一天。

整个电竞圈,充斥在幸存者偏差的谬论之中。

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和倾听,都集中在头部主播、头部职业选手诉说的成功信息中,但是这种信息是有偏差的,90%的电竞选手样本是那些技术很好却籍籍无名,最终黯然退场的人,他们是这场战役中“死去”的人,死者不能发声,只有站在最后的幸存者有说话的机会。

这让大众接收的信息产生了偏差。

年薪百万、千万的顶级主播职业选手不是没有,但是大概率一只手都能数过来。

此前英雄联盟顶级俱乐部EDG和LGD招青训队员,招聘信息上开出的最低工资只有2000元,工资区间与餐厅服务员相当。

选手们要从16、17岁开始训练准备,这五年的空档期,就是整个青春。

电竞的生态是完完全全和足球、篮球不一样的概念和形式,电竞是游戏的附属品,电竞赛事要做好随时为游戏牺牲的准备,连带着牺牲的还有职业选手和围绕着此游戏搭建的电竞生态。

游戏会发生什么变化,以后会不会不拼手速了,或者游戏形式变成了VR,电竞赛事改为拼体力了?这都是完全无法预料的事情,甚至下一个版本、下一个补丁会带来什么变化都无法预料。

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普遍在18到22岁,惊人的年轻,这是整个行业的共识。年龄“大”的选手“反应就变慢了”。

我们为啥要警惕电竞狂热:电竞是游戏附属品、充斥着泡沫和谎言

要不要把青春交到游戏公司手中,面对未来的巨大风险和不确定性?

最好不要,代价太惨烈。

虽然每个行业都有头部效应,成为明星者注定是极少数,但其他行业是有不错的中位数比例的。平凡的人可能也会有平凡的岗位,并且不会与社会猛烈地脱节。

“中位数”群体的大小,是评价一个行业风险的重要指标。

而电竞是彻日盈股票中签查询底的注意力经济,并且规模有限,这就造成中等收入的群体很少,最受益的必然是头部的0.1%。游戏公司可能也只需要那0.1%的明星维持热度就好。

踢个球最不济还可以去当个教练,电竞职业选手退役却是一个不可说的伤痛。

把电竞上升到一定的社会高度,是游戏厂家转移游戏衰退周期、混淆概念的过程。

对于电竞我们自然正面肯定其带来的经济效应,但夸大其带来的社会效益,甚至上升到更高的高度,成为一种榜样显然是有问题的,网络游戏这种事物,本身是带有点原罪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