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清明节股票停市几天

觅波 觅波 12月03日 03:17

曾几何时,被称为 “卖方研究奥斯卡” 的新财富分析师评选活动,吸引了众多分析师争相参与, “新财富分析师”的头衔也闪耀着投研行业的无上荣光。2003-2017年一年一度的评选活动,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的点滴发展,也记录着卖方研究的演进。

然而一场不雅饭局终结了2018年的“新财富”,也揭开了圈内评选过程中“花式拉票”的黑幕。

自此,整个分析师评选行业进入寒冬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分析师&评选活动,价值如何定义?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止至2018年三季度末,2848名分析师发布了46710篇研报,平均每个分析师每季度发布16.40篇研报,然而这个数据在评选截止之后的四季度降至13.66篇/人。

截止至2019年三季度末,平均每位分析师发布的研报数量也14.11篇,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不知是否受到了分析师评选活动叫停的影响。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另一方面,随着A股投资价值的凸显,买方机构的A股配置比例日益增加,截止至2018年末,中金研究部统计显示机构投资者的持股占比已经从2003年的4.6%上升至2018年的47.巴菲特的股票每股5%,2019年随着金融对外开放,这个比例只会多不会少。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图片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整理

伴随着机构投资者比例的提升,卖方研究如何满足公募、私募、社保、大型保险公司等一批配置型机构投资者的研究需要显得越发重要。

一般来说,券商这样的卖方公司通过向基金等买方机构提供个股行业宏观等方面的研究支持与服务,可以获得后者的分仓佣金,这也是各大券商研究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图片制作: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截止至2019年中报,134家基金中国股票中国太保公司旗下7871只基金产品一共由287家(含外资)证券公司分仓交易,共分成103698个交易席位。交易总额64.36万亿元,其中股票交易金额5.73万亿元,债券交易金额1.28万亿元,回购交易金额57.36万亿元。分仓佣金总额共计46.78亿元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2019上半年中信证券总佣金收入2.57亿元,超越2018年排名第一的长江证券。

在佣金总规模超5000万的34家券商中,2019上半年较2018年末排名上升最快的是国盛证券,其上半年佣金收入9304.4万元,同比增长666.40%。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说明:取2019上半年佣金收入超5000万的证券公司参与佣金收入TOP10排名。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发布的前三季度券商研究实力榜单显示:

总佣金排名第一的中信证券,在上市公司调研方面则最为勤勉,前三季度共调研548次,涉及330家上市公司,前三季度研报产出总量超4500份。

而排名跃升最快的国盛证券研究所固收团队前三季度发布研报总量333排名第6,同样进步卓越。

券商为基金提供研究服务,基金根据其所提供服务的质量给予交易量的模式已经形成,高水平的研究所班底俨然成为各大券商“佣金战”的制胜法宝,优秀的分析师则是其核心力量。

卖方分析师帮助买方挖掘市场投资价值,而谁又能够帮助买方发现优秀分析师呢?那么现阶段分析师评选活动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尺子,帮助我们衡量研究分析的价值,从而选出真正有实力的分析师。

在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新时代,我们需要正视并惩处评选活动中的不当行为,重新营造更为规范、透明的评选环境,完善评选流程和准则,从而更好地为资本市场的各方参与者提供准确的参考。

评选新规落地,分析师最好的时代?

2019年国庆节后第一天,中国证券业协会正式发布《证券分析师参加外部评选规范》,不仅明令禁止了评选过程中拜票行为。同时对主办方也设置了门槛,目前仅中国证券报、新财富、新浪等8家评选主办方与中证协签订了自律公约,拥有举办分析师评选的资格。

于是,各类分析师评选活动在新规颁布之后迅雷玩客币股票拉开序幕,2019年10月末,沉寂了一年的“新财富分析师评选”也重新启动,同时各大评选百花齐放,争相打造一个更加公允的分析师评价体系。

九大机构分析师评选基本资料: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数据来源:各大分析师评选官网,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整理

上表仅呈现了评选活动的基本资料,Choice数据另外梳理了9家市场上的分析师评选活动细则,发现分析师评选的主流趋势:

1、只有拥有分析师评选资格的主办方才可以举行分析师评选活动,而这几家几乎都是财经界的主流和权威媒体,而且主观+投票和纯量化的评选全面覆盖,不同于以往虽然各大评选齐飞,但某些奖项的含金量一般。

2、除所有主办方需要与证券业协会签《证券分析师外部评选组织机构自律公约》以外,参评人和投票人均需要履行《公约》。对职业道德操守的要求更高,评选细则对禁止参评的限制更加详细与明确,拉票行为被明令禁止。相当于也给参选的分析师做了一个信用背书。

3、客观数据在评选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更加重要,对参评方和投票方都进行了更精准的筛选。

1)投票主体投票方向更加精准明确规定需要与参评方具有满足一定标准的合作关系。权重细则划分更精细,投票规则及投票权重更为精细(例如会引进规模和业绩等)。

这一规定有助于打破了以往有些机构明明没什么投票权却也具备影响力的现象,票权一旦量化均衡之后,规范的机构投票会很慎重。

2)对于参选人,前期的筛选更为严格但也有所创新。严格体现在对执业资格、道德操守、处罚限制和同业流动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创新体现在一些评选(例如首届新浪财经2019金麒麟最佳证券分析师评选)还加入了首席分析师的从业年限,评选了新锐分析师,也给了新人分析师获奖的机会。

4、在奖项设置上,分析师个人与机构均涉及。不过新规之后,合并减少了部分行业,重叠的奖项得到整合。不过这一点有利有弊,毕竟毕竟不是所有的分析师都在研究医药消费这些大行业,小行业能够存在,优质分析师往往对其至关重要。

今年的分析师评选活动大多已经结束,目前还在进行中、未公布榜单的包括新财富和上证报最佳分析师评选等。综合来看,2019年度的各大评选,都在努力使分析师评选机制变得客观量化、公正公允,为市场选拔真正具备硬实力的优秀分析师。

那么这会是分析师最好的时代吗?

小编与部分参选的分析师和买方投票人员做了一些交流。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业内人怎么想的?

年末了,又要评选了!分析师的价值,究竟由谁来定义?如何定义?

某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

“现在,由于很多分析师不能很好地维持水准,今年的推票结果和往年拿奖年份差距很大,另一方面,一年一评的评价体系还是有点短视,希望对于分析师的考核周期可以更加长远。另外,可能受之前的影响,还是有些分析师盲目追热点,而不是在踏实做行业研究。

某研究所分析师:

“过去的分析师估值体系哪怕不尽合理,但“聊胜于无”,估值基准消失之后,如果以真实的佣金派点为评价基准,用一位著名的有色分析师的话来说:过去排名是跟同一行业里面的5-10个分析师竞争,现在佣金是跟全市场的几千个分析师竞争,再考虑到佣金分配的“头部效应”(前20家基金公司贡献了大部分交易佣金),竞争剧烈程度很可能会大大超出预期。不过现在总算有个估值体系了,且看看吧。

某券商中层::

其实今年本来不想参加的,但是既然行业存在就总要有一个相对权威的评价和参考标准,买方可以借收益率一较长短,但研究员的服务能力、贡献大小并没有合适的量性衡量标准,我总不能拍脑袋决定或者论资排辈。

整体来看,市场各方对于分析师评选依然怀揣期许。不仅是因为评选规则变得更加”客观量化“,评选环境变得更为”公正公平“,更因为卖方研究原本就是成熟的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卖方研究是知识密集型行业,对分析师的个人能力、劳动强度、抗压性要求甚高。每做完一项调研或合笔一份研报,之于分析师,是燃烧了半截的生命,之于资本世界,只不过是雪落黄河。

卖方分析师以挖掘市场价值为工作宗旨,而卖方分析师的价值又该如何评判?其实市场先生就是最好的裁判,各种评选活动为我们提供了评判分析师价值的一个标尺。

通过评选活动,我们得以挖掘出市场认可的分析师。而协会《评选新规》的颁布,能够让评选活动在更为透明的环境中进行,让评选活动回归初心,重新聚焦价值研究本身。

再也不用一边羡慕着最佳分析师的荣誉带来的无上荣光,一边又抗拒过程中的庸俗与疲惫;再也不用为了迎合大众的口味和热点去写那些辣眼睛但能带来流量与关注度的文章,只需要考虑真正有价值的内容去帮助发现价值,帮助金融市场实现更好的资源配置。

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在参与各方的共同努力下,资本市场会越来越公平越来越纯粹;借助评选契机,真正有价值的分析师能被发现、被褒奖!

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