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沪市复牌股票一览表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雅绿 雅绿 07月11日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轰动2016年、涉案金额高达434亿元的快鹿系非法集资案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涉案的3家单位和15人做出了判决。

还有人记得快鹿当年让人窒息的“神”操作吗?一手明星,一手资本,玩的贼6。

1

涉案434亿,终极Boss仍在逃

今年年初,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定,“快鹿案”涉案的3家被告单位、15名被告人涉集资诈骗罪,并做出处罚。但其中14名被告人不服上诉。

近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快鹿案做出终审裁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告的“快鹿系”三家单位(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上海东虹桥小贷公司、上海东虹桥担保公司),以及被告人黄家骝、韦炎平、徐琪(美国籍)等15人的行为均构成集资诈骗罪。依法判处上述3家公司罚金15亿元至2亿元不等,15名被告人无期徒刑至有期徒刑9年不等,并处罚金等。

同时,还公布了案件更多细节。

经相关部门查明,从2014年3月至2016年4月,施建祥指使旗下“东虹桥小贷公司”提供虚假债权,旗下“东虹桥担保公司”提供虚假担保,而后由下属融资平台,非法发行、销售各类理财产品,通过近4万投资者非法集得人民币434亿余元

其中,282亿余元被用于兑付前期投资者本息,其余款项被用于支付各项运营费用、股权收购和影视投资等经营活动、转移至境外和购置车辆以及供个人挥霍、侵吞等,案件实际经济损失共计152亿余元

值得注意的是,操控这一切的幕后终极Boss施建祥仍潜逃海外

在事情还未完全败露之前,施建祥便宣布因身体原因辞去“快鹿系”公司相关职务,挥一挥衣袖,去往海外。

不久后,还在加拿大和新小女友闪婚,如今看来可能是早已做好了布局。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时不时出来撒些狗粮,过的简直不要太逍遥……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案发后,一向高调的施建祥突然消失于江湖,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对其发布了红色通缉令,但至今暂未归案。

此前曾有消息称,施建祥居住在加州洛杉矶阿罕布拉市的Valley大道。这个地段的价格,嗯,欢迎懂的小伙伴评论区普及。

但不管怎么样,对于享受镁光灯的施建祥来说,如今东躲西藏的日子肯定是不好受的。

2

“快鹿”初长成

施建祥于1964年出生在上海,早年通过实业发家,曾做过印刷行业,后来成功获得西方石油公司华东地区总代理权,积累了自己第一桶金。施建祥还因此对外自豪宣称“我的第一桶金完全是阳光的”。

1999年,施建祥收购了4家濒临破产的上海国企,成立了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

童年清贫、向往成功的施建祥并不满足于此,开始涉足房地产、电器、服装、贸易等诸多领域。施建祥家族后来为人熟知的两大核心公司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快鹿实业有限公司应用而生,“快鹿系”雏形初现。

曾有快鹿员工向媒体表示,“施建祥很喜欢别人称呼他施博士,也许是从前没有真的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对文化身份非常偏好。”

事实证明,施建祥不仅对文化身份偏好,经商思想上也是非常先进的。

当很多人还一头扎在实业上下功夫的时候,施建祥已经将目光转向金融领域,试图大展拳脚。有了前期做实业的资本和名气积累,施建祥的金融布局进展飞快。后来还成功搭上P2P的快车,短期之内成立了十多家P2P公司。

除此之外,施建祥能在金融圈“扎稳脚跟”,离不开其强大的social能力。

除了一手创办快鹿系,施建祥还有近30个title。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整日游走于海内外知名演员之间,频繁现身什么电影发布会啊、秀场啊、颁奖典礼……还参加了黄晓明和anglebaby的豪华婚礼。

施建祥某年生日时,郎咸平、范冰冰、刘德华等一众明星发来视频祝福,周立波、王汝刚、蔡国庆、蒋大为、罗中旭、徐晓明等一众明星还亲自到场参加了生日晚会,部分明星还在晚会上表演了节目。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快鹿旗下“大银幕(上海)电影投资有限公司”开业时,一众明星前来捧场,斯琴高娃、赵雅芝、郑凯、释小龙、俞灏明、崔永元……众星云集,场面堪比走红毯。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2016年,施建祥还在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盛典前夜张罗过“奥斯卡快鹿之夜”的盛会,半个地球的明星都来了……除了刘晓庆、崔永元等国内明星,还有奥斯卡影帝AdrienBrody、JonVoight,奥斯卡奖得主MarkHarris、RichardAnderson、BarryMorrow、PaulOttosson等,在当时引起不小的轰动。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奥斯卡快鹿之夜现场)

“朋友圈”有了众多国内外明星的加持,让施建祥和快鹿的名气倍增,而这些名气对很多不明所以的小投资者来说似乎成了一定程度的信誉背书。

3

一手明星,一手资本

娱乐圈对施建祥而言,只是工具性质,就好比道与术中间的“术”,而非“道”。施建祥的“道”是金融+资本

施建祥在金融领域的布局主要就是广为人知的“快鹿系”,主要包括: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当天金融、当天财富、金鹿财行、哲珲金融、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原名:东虹桥金融)、东虹桥在线、东虹桥小贷、东虹桥融资担保、易联天下、上海新盛典当有限公司等数十家互联网金融相关公司。虽然是施建祥控制的公司,但是在股权结构里面他几乎没有露面,个别比较明显的也是以他家的亲戚施建兴为名出现。

金融用来做什么呢?主要就是投融资。施建祥曾经搞过一个“8+1”战略布局:就是包括杨子家的巨力影视传媒在内的8家影视公司+1家发行公司(大银幕电影发行控股有限公司),走所谓的“互联网+金融+电影”之路

根据当时的报道称,快鹿集团的“8+1”计划在2016年投资100亿,其中60亿将投资中国电影,其余的40亿与好莱坞合作。本次被崔永元披露的《大清相国》、《中南保镖》以及《大轰炸》3部电影都在这个“8+1”战略规划中。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投资的钱从哪来呢?自然是融资来的,然后再打个时间差,在电影上映前就可以收回成本。

据了解,“快鹿系”多个互金平台都曾经发售过电影收益权转让理财产品。比如,在《叶问3》上映之前,施建祥就把它打包成多个票房资产证券化产品,通过自家旗下的东虹桥担保或者是快鹿集团进行担保,然后再通过P2P网贷、众筹平台、理财公司进行融资。如此一来,电影还未上映,成本已经通过互金平台提前收回。

新媒体萝严肃曾报道过1个《叶问3》的诡异传说,一位知情人士说,拍片过程中投资方拉了一众老年人来参观片场,因为他们都买了相关理财产品,销售人员带着他们看“我们投资的电影”、“看看甄子丹啊”,气得香港来的动作指导要掀桌子。

把电影的收益权资产证券化,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再卖出去,这只是施建祥财技的第一步。

要加上第二步,这能走出完美的“互联网+金融+电影”之路。

说到第二步,就要提到施建祥和他的朋友圈进行的横跨A股、港股的资本布局了。为了便于大家理解,有媒体做了一张图:请记住里面的人物和公司的关系,接下来要讲到。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从施建祥瞄上电影的时候,他就下了一盘大棋。施建祥担任第二大股东、董事局主席的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1831.HK)原本是没有影视业务的,但施建祥请来了香港导演徐小明担任上市公司CEO,独立董事则聘请了“香港金像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吴思远,进军影视市场的野心呼之欲出。

2016年2月23日,十方控股(1831.HK)还发布消息称,公司以 1.1 亿购买了《叶问 3 》55%的内地票房收益权,正式宣布进军国内电影市场。

于是,十方控股的股价从2015年10月至2016年2月26日,股价从0.425港元/股上涨至3.75港元/股,市值从5.5亿港元涨到41亿港元。

同样是在2016年2月23日,施建祥控制的A股公司神开股份(002278.SZ)发布公告称,公司以4900万元认购上海规高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人份额,而该基金投向即为《叶问3》。

《叶问3》的发行方是火传媒,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子,也就是黄圣依的老公、A股上市公司巨力索具(002342.SZ)的实际控制人之一股票加速上涨图像

也就是说,仅一部电影的票房好坏,就关系到了3家上市公司的股价涨跌。所以《叶问3》的票房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神奇的黑芝麻股票何时开盘一幕出现了,《叶问3》一上映,票房就好的不像话。

三家和这部电影有关的上市公司的股价也是跟着涨。

但是,不久之后,《叶问3》就被媒体曝出有很多诡异的包场和幽灵票。外界质疑是《叶问3》的投资人“快鹿系”自己买票粉饰票房业绩。

后来还惊动了广电总局彻查此事。

3家公司已经上涨的股价又应声下跌。

最后被查出3200万元票房造假,还罚了款。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本来还指着电影上映,票房大卖,拉动股价,然后再高位套现。结果被广电总局一查,股价掉的稀里哗啦的,《叶问3》的真实票房也露了底。

那么问题来了,“快鹿系”多个互金平台都曾经发售过的电影收益权转让理财产品还有收益吗?

收益就甭提了,连本金都回不来了。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还曾有快鹿集团内部人士对媒体表示,“发完《叶问3》之后,我得赶紧离开那个地方太可怕了,我怀疑自己是在做电影还是帮一群放高利贷的人洗钱。”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434亿“快鹿案”宣判15人获罪!终极Boss仍在逃,4万人损失152亿

后来,“快鹿系”爆发资金链危机,公司被投资者挤兑

紧接着,“快鹿系”旗下2平台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窟窿一旦被捅开,只会停牌的股票最多停牌多久越来越大,“快鹿系”的非法集资手段被曝光,抓的抓、罚的罚、逃的逃,奏起了一首《凉凉》。

但部分投资者的损失仍未能挽回。

老板把自己炒的比明星还火,可能真不是只想出名那么简单……而广大投资者也要注意,投资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明星”并不等于信誉背书。

你是否了解过“快鹿案”?怎么看如今的结局?

相关阅读